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订票热线: 027- 82802188 82803288
武汉歌舞剧院原创舞剧《江湖》
 
 

武汉歌舞剧院原创舞剧《江湖》

  • 票价: 80-220 元


武汉歌舞剧院原创舞剧《江湖》





演出项目介绍


大型原创舞剧《江湖》,着重描写了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前夕,汉口普通市民的生活场景。它就像是一幅展开的历史画卷,再现了一百多年前武汉人平淡却不平静、平静却不平常、平常却不平庸、平庸却不平凡;绘声绘色、有滋有味、敢爱敢恨、敢做敢当的气度和气派。




全剧通过对丫头、戏子、李寡妇、马班头、码头老板以及扛码头的挑夫、叫花子等小人物的描写,完成揭示人性、人格、人情、人道的题旨。同时,表达了对挣扎在社会低层市民的深切关怀和同情,以及他们对现实的强烈不满和改造旧社会、创造新生活的强烈愿望。




舞剧《江湖》,获文化部2016年度剧本扶持工程重点创作扶持资助。




关于剧名——《江湖》

江湖是江河湖海。


江湖是闯荡江河湖海的豪杰侠客,芸芸众生的江湖。




他们放浪形骸,他们自在随性,但骨子里却流淌着血性、义气、担当和豪情。


作为当时社会上的特殊人群,他们总能与社会生活、政治变革发生密切关系。所谓“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对现实的强烈不满和改造旧社会、创造新生活的强烈愿望,让身处江湖的他们在辛亥革命爆发前夜挺身而出,把生死置之度外,体现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气度和情怀。




正如梁启超在辛亥革命十周年纪念时说的那样:“一面是现代中国人自觉的结果,一面是将来中国人自发的凭借。”


这正是舞剧《江湖》所要体现的一种精神维度。


忆当年,风范依然,风骨依旧!




关于剧情——《江湖》


公元1911年(宣统三年),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一年。


大清王朝,太后擅权,皇帝傀儡,列强入侵,内忧外患,气数将尽。而生活在在汉口花楼街上的一群小市民们,用一种专属于他们的姿态和精神,苦中作乐,顽强的活着。




生活中,有风云、风雨,也有风雅、风月;有风情、风物,更有风范、风骨。那是一种生活方式,更体现了一种精神维度。


生活中,有戏子对丫头的爱恋之情,有李寡妇对戏子的暗恋之苦,也有马班头对李寡妇的思恋之意……


然而,这一切都在旧历辛亥年八月十九的前夜发生了变化。


这一天,武昌城楼上打响了辛亥革命第一枪。




这一天,汉口男人和女人们的耳边,似乎又听到两个学唱汉戏《宇宙锋》稚嫩的童音:“我和你红罗帐倒凤颠鸾……”


听得耳熟,唱得悲凉。



关于初始——《江湖


艺术特色的挖掘,根在历史,魂在文化。


城市历史不仅仅是一种记忆,还是城市精神的重要载体。透过它,我们可以触摸城市往昔和现在的心跳,与城市进行超越时空的精神对话。因此,我们把视线聚焦在了辛亥革命这一“武汉独有”的文化标签上,并希望透过它叠映出独属于我们这座城市的表情,重塑这座城市的精神原点。




最初引发这个思路的是两则真实故事:191110月,湖北新军营中汉调“菊班”票友吴楚臣、肖长胜,汉戏艺人徐正奎等伶人参加了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同时,在上海攻打江南制造总局的战斗中,担任总突击队的全部是上海新舞台的京剧艺人,总队长是潘月樵。这些曾经用一出出时装新戏点燃台下观众内心革命火焰的伶人“戏子”,终将命运的耻辱与愤恨,化为无可阻挡的革命激情与熊熊烈焰。


这个故事让我们很自然的与正在构想的舞剧联系到一起,它至少可以满足我们先前所设定的、构成一部舞剧的几大要点:


一是必须具有地域特色——汉剧是独属于我们这方水土的地方戏曲,四百余年来广为流传,它上承昆曲、下启京剧,并开板腔体,弦索“皮黄合奏之先河”,所以,它的音乐颇具地方特色,而这种具有特色的音乐,又为舞剧音乐创作找到了音乐形象和落脚点。


二是必须展现唯美和凄美——舞蹈身段与戏曲身段的结合,交响音乐与戏曲音乐的结合一定会产生唯美效果,这点我们十分自信。同时,把故事的视角放在辛亥革命爆发前后,人物的命运无疑会充满凄美的色彩。


三是必须体现家国情怀——从高潮看全剧统一,剧中人物命运如果不能与时代的大背景相融合,人物的思想和精神,如果在这样一个大的历史事件中没有得到升华,舞剧创作从思想到内容将是失败的。因此,舞剧《江湖》通过一群小人物悲惨的命运,痛斥那个时代的虚伪与无情。他们用异端的手段打破传统的所谓的“忠”、“孝”之道,以此来对昏庸无道的君主进行反抗,对腐朽的封建政治进行痛击。最终,他们从脱离这一统治的梦想中走了出来,并把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




关于价值——《江湖》


辛亥革命是中国近代历史上的一次伟大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首先,辛亥革命给封建专制制度以致命的一击。它推翻了统治中国二百六十多年的清王朝,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建立起资产阶级共和国,推动了历史的前进。其次,辛亥革命推翻了“洋人的朝廷”,也就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的侵略势力。第三,辛亥革命后民族资本主义的经济力量在短短的几年内就有了显著的增长,无产阶级队伍也迅速壮大起来。






关于制作——《江湖》


本次舞剧《江湖》的创作,除舞美设计、服装设计、造型设计外,编剧、导演、音乐等主创班子以及主要演员,基本实现了本院独立担纲和完成,这在全国同类城市中实属罕见。导演团队带领本院舞蹈团的演员们,苦战近六个多月,每天工作状态基本上可以用 “白加黑”、“五加二”以及“披星戴月”形容。






关于成本——《江湖》


应该说,本次舞剧创作是一次投入少,成本低的艺术实践,本次创作的成本是一部大型舞剧创作投入的四分之一,但由于剧院实现了主创团队自己化,所以,才可能将有限资金,全部投入到了舞剧制作中去。





主创人员介绍


艺术指导:梅昌胜,国家一级编导,湖北省文联副主席、中国舞蹈家协会理事、湖北省舞蹈家协会主席。

总编导:熊涛,国家一级演员,武汉歌舞剧院业务副院长及编导。

编剧:王海涛,国家一级编剧,武汉歌舞剧院院长、党委书记。

作曲:傅江宁,国家一级作曲,武汉歌舞剧院名家工作室。

舞蹈编导:莫龙,武汉歌舞剧院舞蹈团演员、编导。

舞蹈编导:陈彦杰,武汉歌舞剧院舞蹈团演员、编导。

舞蹈编导:许峰,武汉歌舞剧院舞蹈团演员、编导。

舞美设计:张继文,国家一级舞美设计。

服装设计:阿宽,北京现代舞团驻团设计师。

作曲/配器:万江峰,武汉歌舞剧院国家一级作曲。

作曲/配器:程杰,武汉歌舞剧院国家一级作曲。

作曲/配器:刘文斌,武汉歌舞剧院作曲。

灯光设计:何峰,武汉歌舞剧院国家一级灯光设计。